中英文

总部地址:济南市经十路15982号第一大道(海兰德大厦)11层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7171 4006031221 传真:0531—68607999 
版权所有: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 备案号:
 网站建设: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

2017/12/14 09:28
浏览量
【摘要】:
【裁判摘要】  车辆挂靠经营是指公民个人(以下称挂靠人)出资购买机动车辆,为了从事道路运输业务,将车辆登记在具有运输经营资格的企业(以下称被挂靠人)名下,以被挂靠人的名义办理营运手续,向被挂靠人缴纳一定的代理或者管理服务费用的一种经营方式。车辆挂靠,更为确切的表述应为运输经营权的挂靠。车辆挂靠行为的实质是,运输企业向不具备运输经营资格的主体非法转让、租借运输经营权或部分运输经营权的行为。实践中,挂

【裁判摘要】
    车辆挂靠经营是指公民个人(以下称挂靠人)出资购买机动车辆,为了从事道路运输业务,将车辆登记在具有运输经营资格的企业(以下称被挂靠人)名下,以被挂靠人的名义办理营运手续,向被挂靠人缴纳一定的代理或者管理服务费用的一种经营方式。车辆挂靠,更为确切的表述应为运输经营权的挂靠。车辆挂靠行为的实质是,运输企业向不具备运输经营资格的主体非法转让、租借运输经营权或部分运输经营权的行为。实践中,挂靠车辆从事运输业务,基本都是挂靠人本人或者其雇佣的司机自己联系业务,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在发生纠纷后,如何确定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尤为重要。对此,原则上应当根据车辆登记权属的对外公示状态进行确定。

    原告:王万里,男,1963年9月29日出生,汉族,个体工商户,住聊城市中通时代豪园20号楼。
    被告: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住所地:莘县通运路30号。
    法定代表人:蒋高峰,经理。
    被告:蒋高峰,男,1965年3月15日出生,汉族,莘县交通服务公司经理,住莘县通运路30号。
    原告王万里因与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以下简称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发生运输合同纠纷,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王万里诉称:2007年12月6日,王万里将价值72万余元的货物委托给山东省莘县汽车运输队(以下简称运输队)的鲁p40890号车辆运输。后该货车在行驶到京沪高速公路下行线218公里处起火燃烧,货物全部烧毁。运输队是交通服务公司的下属科室,不具有法人资格,其责任应当由交通服务公司承担。故请求两被告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交通服务公司答辩称:自己并非运输合同的承运人,鲁p40890号车辆的车主是迟连利,仅仅系挂靠在交通服务公司。交通服务公司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蒋高峰答辩称:自己并非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不应当承担责任。

    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07年12月6日,王万里通过李士栋与迟广岳联系货物运输事宜。当晚9时许,迟广岳驾驶鲁p40890号货车,在王万里的仓库装运返回到生产厂家的羽绒服290箱,其中月龙牌187箱,价值414660元,霸王鼠牌 103箱,价值303990元。双方口头约定运送目的地为江苏省常熟市,运费为2320元。货物装车后,迟广岳书写了收条,收条内容为“今收常熟羽绒服290箱整,鲁p40890”。2007年12月7日18时左右,鲁p40890号货车在行驶到京沪高速公路下行线218公里处起火燃烧,290箱羽绒服全部烧毁。另查明,鲁p40890号货车的行驶证及交警部门的车辆信息显示,该车的所有人为山东省莘县汽车运输队(以下简称运输队),车辆营业执照为运字1353号,该车每年由运输队代缴养路费、货运基金等共计2542.75元,每年向运输队交纳代办费238.6元。另交通服务公司成立于1994年3月,单位性质为集体所有制企业法人,运输队为其下属科室,未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营业执照。


    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货物运输合同是托运人将货物交付承运人,由承运人将货物运送到目的地,托运人支付运费的合同。签订运输合同可以采用书面或口头方式。王万里与迟广岳就货物运输的标的、目的地、运费等达成口头协议,该口头协议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协议合法有效。虽然达成口头运输协议的双方为王万里和迟广岳,但迟广岳驾驶的鲁p40890号货车的登记所有人为运输队,表明该车对外公示的运输主体为运输队,迟广岳对外签订运输协议的行为是代表运输队的职务行为。因运输队为交通服务公司的下属单位,对外不具有承担责任的主体地位,其行为后果应由交通服务公司承担。据此,应认定本案所涉的运输合同的主体为交通服务公司与王万里,双方之间形成运输合同关系,交通服务公司为该运输合同的承运人。交通服务公司辩称迟广岳不是公司职工,因此交通服务公司不是运输合同的主体,其辩称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交通服务公司在庭审中对代缴车辆费用的陈述,只能表明鲁p40890号车辆是挂靠在交通服务公司对外进行经营,并不能否定交通服务公司的承运人地位。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规定“承运人对运输过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承运人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可抗力、货物本身的自身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现由于鲁p40890号车辆在运输途中起火,而造成王万里的货物发生损失,作为承运人的交通服务公司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王万里提交的收条、返厂清单、入库单、照片及证人出庭作证的证词,对王万里交付托运的货物数量、价值及损失情况,能够相互印证,交通服务公司虽然不予认可,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反驳,对王万里主张货物损失数额为724500元,依法予以认定。交通服务公司为集体所有制的企业法人,依照法律规定对外以企业的资产独立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王万里要求交通服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蒋高峰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对王万里的该项诉讼请求,予以驳回。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一十一条、三百一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交通服务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王万里货物损失724500元;二、驳回王万里要求蒋高峰对上述损失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1045元,财产保全费4320元,共计15365元,由交通服务公司负担。

    上诉人交通服务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本案与王万里形成运输合同关系的是迟广岳,而非交通服务公司。迟广岳所驾驶的车辆仅仅系挂靠在我单位名下,车辆的运行控制和收益权均掌握在实际车主迟连利手中,不能由此认定我单位是承运人。二、一审认定损失数额为724500元不当,本案货物属于滞销的返厂货,不应按照原价值认定。三、原审法院程序违法,漏列了迟广岳和迟连利两个诉讼主体。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或将案件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王万里针对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和理由,答辩称:一、原审法院认定交通服务公司与王万里之间形成运输合同关系是正确的。该车既然是交通服务公司的,迟广岳的行为就是代表交通服务公司的职务行为。迟广岳系代表交通服务公司与王万里达成的口头运输协议。二、被上诉人在签订合同前已经审查过了车辆的行使证和营运执照,是基于对交通服务公司的信赖才将货物交付迟广岳运输的。三、本案损失数额有迟广岳的收货单、王万里与厂家的返货清单以及事发地交警队的证明足以作证。四、本案既不涉及车辆挂靠也不存在追加被告的问题。至于交通服务公司与迟连利的内部约定没有对抗外部第三人的法律效力,而且也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与本案运输合同无关。
    原审被告蒋高峰未陈述意见。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在二审中,交通服务公司提交了鲁p40890号车辆的保险单原件,夏天娥与迟连利的协议书以及迟连利与交通服务公司的协议书,证明鲁p40890号车辆系迟连利从夏天娥处购得,系挂靠在交通服务公司,该车保险手续的被保险人为迟连利。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当事人的上诉及答辩情况,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1、交通服务公司是否是本案所涉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应否对本案货运损失承担赔偿责任;2、原审法院认定货物损失数额为724500元是否正确;3、原审法院是否存在程序违法。
    对于第一个焦点问题,交通服务公司是否是本案所涉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应否对本案货运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第一,本案中,鲁p40890号货车的行驶证、营运许可等有关手续所对外公示的车辆所有人及营运人均为交通服务公司。而迟广岳是以鲁p40890号货车的名义与王万里进行协商并达成口头协议的,其给王万里出具的货物收条也是以车辆名义。因此,从托运人王万里角度来看,迟广岳以鲁p40890号货车的名义招揽业务的行为应当视为代表交通服务公司的职务行为,行为后果应有交通服务公司承受。第二,本案既然车辆登记在交通服务公司名下,作为托运人的王万里只能依据该车辆对外公示的权属状态进行判断并签订运输协议。至于车辆是谁出资购买,是否系挂靠在交通服务公司名下,属于交通服务公司与相关主体之间的内部法律关系,王万里对此并无法知悉,也没有义务核查。因此交通服务公司庭审中所提交的与迟连利之间的内部协议不能对抗王万里。第三,国家对于交通运输业实行经营许可管理制度,只有经过审核领取经营许可证,取得营运资质的主体方可从事运输业务。这既是为了加强对运输业的行政管理,也是为了强化对运输相对人的保护。因此确定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应以营运资质的归属为依据。本案中,迟广岳从事运输业务,使用的是交通服务公司的营运资质,因此应认定交通服务公司为承运人。第四,本案即便存在内部挂靠关系,交通服务公司与迟连利签订挂靠协议和准许车辆登记在交通服务公司名下,并允许迟连利使用交通服务公司的营运资质独立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这是对迟连利和迟广岳以交通服务公司名义进行运输经营的授权行为,其行为后果应由交通服务公司承担。第四,本案中虽然交通服务公司并不能从该笔运输行为直接获取收益,但交通服务公司每月定期收取的车辆管理费中实际已经暗含每笔运输行为的收益,因此由交通服务公司承担责任也符合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综上,本案所涉货物运输合同的承运人应认定为交通服务公司,应由交通服务公司对本案运输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对于第二个焦点问题,关于货物损失数额问题。本院认为,根据迟广岳的收货单、王万里与厂家的返货清单以及事发地交警队的证明,该批运输货物的价值为724500元,原审法院由此认定货物损失数额为724500元并无不当。交通服务公司主张货物损失并非724500元,没有相关证据证明,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对于第三个问题,原审法院是否程序违法的问题。本院认为,本案系运输合同纠纷,合同主体为王万里(托运人)和交通服务公司(承运人)。迟连利和迟广岳并非运输合同的当事人,而且王万里也未向其提出诉讼主张,因此原审法院并不存在遗漏诉讼主体的问题。但交通服务公司在承担赔偿责任后,可根据其与迟连利之间内部协议的约定主张相关权利。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交通服务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予以驳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1045元,由上诉人交通服务公司负担。

                            案例报送单位: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
                                    编写人:马向伟 

关键词:

判例选登

Case Interiors

孟建柱:坚定不移推进司法体制改革
周强主持召开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全体会议
全国政协召开“推进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专题协商会 俞正声主持并讲话
习近平:与时俱进开创国家安全工作新局面
周强:积极稳妥推进人民法院司法改革
搜索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诉王怀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
张春成诉青岛大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买卖房屋合同纠纷案
山东省齐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济南中银实业有限公司对变更申请执行人裁定不服异议案
泰安市安源经贸有限公司与济南人造毛皮厂借款合同纠纷案
王万里诉山东省莘县交通服务公司、蒋高峰运输合同纠纷案
非法用工单位伤亡人员一次性赔偿办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闲置土地处置办法》
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司法厅《关于律师查询公民户籍登记资料有关问题》的通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
书法常识100问
中国寺庙绝联 真正的大智慧
习近平熟悉传统经典到了什么程度?
互联网思维成就现代企业
如果你也骂过这个国家就斗胆来看看
勤奋是成功执业的前提
执业随笔
律师感怀
律师的信仰
少一些急功近利 多一点默默耕耘